kaiiii

当我竭力压制它的时候
不可避免的
它还是来了
尽管我一直否定它
但事实就是
它早已经如蛆附骨的缠上了我

与经历一点关联都没有
循环于自我堕落与拯救的夹缝中
便在痛苦与快乐中被撕裂
终究致郁
而那便是它本来模样
不是么








看我说的,逻辑全失
——自甘堕落者的自嘲